谭惠珠:仅人大常委会拥违宪审查权 港法院只有基本法解释权

谭惠珠:仅人大常委会拥违宪审查权 港法院只有基本法解释权
针对全国人大法工委对《禁蒙面法》司法覆核案判定的重视,泛暴派歪理连篇,公民党郭荣铿宣称,法工委的讲法是从根本上否定本港司法安排审理有关本港法例违宪检查的权利。多位法令专家承受《大公报》拜访,辩驳泛暴派谬论。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指出,泛暴派将法院具有对法令条文的解说权和违宪检查权相提并论,混淆视听。她着重,解说权与违宪检查权是两个概念,只要全国人大常委会具有违宪检查权,香港法院并无此权利。\大公报记者 海芯葆 高仁谭惠珠表明,解说权是指可对法令条文内容作出解说,但并不能指某一法令条文违反基本法。依据基本法第17条,全国人大常委会如认为香港特区立法机关拟定的任何法令不契合基本法关于中心办理的业务及中心和香港特区的联系的条款,可将有关法令发回,故只要全国人大常委会具有违宪检查权,法院并无此权利。谭惠珠指出,香港法令界在回归后一向将解说权和违宪检查权相提并论,但早在回归的前十年,已有内地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指出其过错,惋惜未能得到更正,现在才会合非成是。促特区政府上诉其他,郭荣铿宣称,今次案子彻底不触及两地联系,即归于香港自治规模内的业务,因而本港法院对此案子彻底有管辖权。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城市大学法令学院副教授梁美芬认为,案子触及特首行政权,而行政长官既要向中心担任,也要向特区担任,所以具有两层人物。特首有行政权利处理特区之内的动乱,而《禁蒙面法》是衍生出来的权利之一,所以今次是自治规模之外的事。她认为,特区政府应继续上诉,透过香港法庭进一步论述理据。半途离任的基本法原草委、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声言,1997年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未有提出《紧迫情况规例法令》违反基本法,不等于法院将来无权判定法例违反基本法。全国港澳研讨会理事、香港城市大学法令学院前副院长顾敏康指出,依据基本法第158条规则,本法的解说权归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在审理案子时对本法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规模内的条款自行解说。由此可见,香港法院仍是有解说权利的。但全国人大常委会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法令是否契合香港基本法有终究判别和决议权利,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须保护基本法威望顾敏康又表明,这次判定并非终究判定,特区政府彻底应该上诉,直至终审法院;此外还有人大释法这一方法。从过往经历来看,这样的判定是彻底有或许被推翻的,等待香港的司法监督机制能有用运转。全国政协委员、我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香港总会会长姚志胜指出,特区政府应研讨作出上诉。他表明,因为特区政府引证《紧迫法》缔结《禁蒙面法》的判定触及基本法的相关条文,人大常委会有必要对基本法的有关条文进行解说,以保护基本法的威望性,保证香港特区在基本法规则的轨道上运作。学者:判定有损港止暴制乱形势记者马静北京报导:香港高等法院日前判定特区政府引证《紧迫法》缔结《禁蒙面法》违反基本法,多位法令专家表明,高等法院有关判定有向急进实力暗送秋波之意,削弱特区政府及各界止暴制乱的尽力,有损香港止暴制乱形势。判定也显现法官对止暴制乱的法治必要性及紧迫法原理,存在必定误解和司法上的不审慎。全国港澳研讨会会员、南开大学台港澳法研讨中心履行主任李晓兵表明,香港乱局刚刚呈现一点有所处理的痕迹,坏人针对大学的暴力行为没有彻底处理的情况下,高等法院做出的判定不达时宜,既把自己置身于政治漩涡,也有损香港止暴制乱形势。高等法院判定客观上给香港急进政治力量一个鼓舞的暗号,削弱了特区政府在止暴制乱方面的尽力,是对急进政治力量暗送秋波。李晓兵指出,《禁蒙面法》是特区政府在暴力行为不断晋级的情况下,才紧迫出台的一个法令,相当于止暴制乱东西箱里的一个东西,原本东西就有限,而这个东西是十分需求的,自身便是一个补丁性的东西。高等法院的判定现已让一些政治力量开端喝彩,这就比如特区政府及香港各界十分困难在香港安稳的大坝上补上的口,又被冲开,特区政府及各界止暴制乱所支付的尽力,有被付之东流的危机。李晓兵着重,香港基本法第19条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除继续坚持香港原有法令制度和准则对法院审判权所作的约束外这句对香港法院的职责和权利是有所约束和清晰的,法院要继续坚持香港原有法令制度和准则,也便是说香港法院的审判权不是能够随意扩张的,乃至企图对特区宪制体系架构进行刻画,以司法能动冲击特区宪制次序,这是十分风险的行为,这种做法会形成香港特区严峻的宪制危机,在香港社会上下深陷修例危机管治困局的情况下,香港高等法院却趁机借此判定又把手伸向香港宪制体系之争,有乘人之危、乘人之危之嫌,是十分不沉着的行为,也是缺少司法谦抑的体现。向坏人开释过错信号全国港澳研讨会理事、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一国两制法令研讨中心履行主任田飞龙表明,判定显现法官对止暴制乱的法治必要性及紧迫法原理,存在必定误解和司法上的不审慎。法院判定对特区政府的紧迫立法给出了较低程度的了解和认同,也显现香港司法在止暴制乱的三权协作及承当保护法治职责方面的缺环与单薄态势。田飞龙说,高院判定并非终审判定,政府仍可寻求上诉及由终审法院处理。但高院判定给反对派开释过错信号,认为香港暴动仍可继续,能够获司法保护,很或许令反对派呈现误判。中心党校副校长:不认同港司法受干涉记者张宝峰北京报导:针对全国人大法工委和港澳办对香港法院就《禁蒙面法》判定表明严厉重视,中共中心党校副校长谢春涛表明,关于全国人大法工委讲话人和国务院港澳办讲话人的说话,他彻底附和。谢春涛进一步说,基本法在香港应该起什么效果?特区政府、香港高等法院,包含香港民众,都应该是清楚的。终究谁有权利对香港基本法做出解说?也是十分清楚的──只要全国人大常委会具有这一权利,其他任何安排安排都没有权利进行解说。关于全国人大法工委的表态是否干涉了香港司法独立,谢春涛表明,解说基本法是十分严厉的工作。有关方面应该反思是不是他们越权了,是不是他们挑战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威望,是不是他们挑战了中心政府的威望。我彻底不认同那种香港司法独立遭到干涉的论调。谢春涛亦指出,香港回归祖国已20多年,近年香港竟然呈现寻求独立的实力,对此十分惋惜。这严峻违反我国宪法,违反香港基本法,更违反14亿我国人民的毅力,是绝不或许达到目的的。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